歌词大全_陶笛曲谱_钢琴曲谱简谱大全_原味音乐网

原味音乐网

原味音乐网,音乐爱好者的天堂!网罗了各类民族歌曲歌词、流行歌曲歌词、古典歌曲歌词、电影电视剧主题曲插曲、六孔陶笛曲谱、二胡曲谱、葫芦丝曲谱、钢琴曲谱简谱等,致力于成为歌词大全及曲谱简谱大全网站。

菜单导航

没有演唱会的日子,年轻人靠livehouse续命:黄牛票卖到5000元,粉丝边抢边骂

作者: 原味音乐网 发布时间: 2022年06月21日 07:30:32

没有演唱会的日子,年轻人靠livehouse续命:黄牛票卖到5000元,粉丝边抢边骂

图源:MAOLivehouse微博

“再不去livehouse,我真的live不下去了”。

随着疫情缓和,年轻人们终于等到了livehouse的回归。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以广州为例,5月的live(现场演出)共计70多场;而截至目前,6-7月已经定档的live超过80场,包括太空间、MAO、声音共和等livehouse,演出的则有BY2、曾轶可、告五人等歌手和乐队。

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的livehouse场次共2万场,年复合增长率23.1%。大麦发布的《2021五一档演出观察》也显示,2021年五一期间全国livehouse观演人次较2019年增长了326%,票房增长了448%。

“现在杭州一二线的livehouse,晚上八点开基本上都已经满了,只能排队等进。”可可(化名)是livehouse的常客,他告诉时代财经,5月底杭州疫情平稳后,年轻人们就迫不及待冲进了livehouse。

不过,为livehouse复工欢呼的观众却对不断上涨的票价却越来越不满了。“开始抢钱了,且不说舞台灯光,我们就是连椅子都不配拥有的韭菜罢了。”李翔(化名)无奈感叹道。

时代财经了解到,尽管各个城市的livehouse逐渐复工,但票价动辄300元~400元,多至600元~700元,比肩演唱会的定价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比如曾轶可在济南的巡演就卖出了最低330元,最高520元的价格,与livehouse一般100元-200元的票价相比高出不少。

观众则边骂边抢,“后面livehouse演出估计都有涨价的底气了”“他明明可以抢钱,还给你一张票”。

以前蹦迪的人,爱上livehouse

“蹦迪是纯粹的荷尔蒙碰撞,像海伦斯、天堂超市是刚成年的小孩喜欢的,livehouse则兼顾品质和社交。”对可可来说,如今的livehouse是一种生活方式,一边享受音乐,一边和朋友喝上一杯。

没有演唱会的日子,年轻人靠livehouse续命:黄牛票卖到5000元,粉丝边抢边骂

图源:MAOLivehouse微博

livehouse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并在千禧年前后传入中国,是提供现场小型演出的场馆,规模从两、三百到一、两千人不等。与传统的演唱会不同,场地内不设座位,观众一般站立观看演出,由于演出场地距离观众比较近,互动性强,由此受到年轻人们的追捧。

在流行音乐盛行时,livehouse作为大众认知中的“地下”流派,过去一直是文艺青年和独立音乐人的聚集地,而早期livehouse的模式也更像音乐酒吧。非主流、小众、自由,甚至带一点叛逆是他们的标签,但也走出了好妹妹、二手玫瑰、痛仰等知名乐队,以及万晓利等音乐人。

直到2006年,北京星光现场成为第一家将地下音乐与流行音乐结合在一起的livehouse,也是国内第一家采用正规票代系统以及文化公安报批系统的独立音乐场所,标志着livehouse开始走向“地上”。

没有演唱会的日子,年轻人靠livehouse续命:黄牛票卖到5000元,粉丝边抢边骂

北京星光现场郑钧演出 图源:bilibili截图

随后,更多的livehouse在国内出现。2017年11月,Mao Livehouse获得由君联资本和太合音乐集团联合投资的数千万pre-A轮融资,更被认为是livehouse开始探索商业化的重要转折。

2019年,爆红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捧火了新裤子、盘尼西林、痛仰等乐队,也将livehouse业态推到台前,大量音乐人和观众涌入;另一方面,2020年疫情出现,导致线下演唱会、音乐节等活动减少,livehouse成为“替代品”,逐渐走向大众。

“本来每年都会去音乐节,但是疫情影响,小型的livehouse是不错的替代。”在广州,Mike(化名)也是livehouse的常客,他常去的觅、MAO等一些大的livehouse一到周末就人满为患。

根据音乐财经报道,疫情爆发前,北京、深圳等地著名的几家livehouse每个月几乎都有20-25场演出。

随着更多音乐人和粉丝走进livehouse,承接的演出也越来越多,有些甚至是小规模的演唱会,对音乐器材和音响设备的配置要求不断提高,livehouse在这方面的投入也不菲。可可就指出,“对于livehouse来说,音乐的质量决定了他能否生存下去,现场要非常专业的设计,在音质方面要有保证。”

然而,高成本也体现在livehouse水涨船高的票价上。疫情缓和后,渐渐复苏的线下演出让许多乐迷找回了曾经的快乐,但快乐的成本却不似从前。

Hety告诉时代财经,在16、17年的时候,花200元-300元就能买两个人的票了,而现在的价格并不是每个喜欢live的人都能承受的,尤其是学生观众越来越多,“动辄三五百,这个价格,挺不友好的。”

时代财经在查询票务网站时发现,近期在广州的演出大部分的价格在180元-380元之间,较之此前上限200元的门票有所涨幅。6月1日在广州演出的某位说唱歌手,演出全价票为499元,VIP票价高达669元,而去年这一价格仅为280元,黄牛票为380元。该歌手微博超话中,有粉丝发帖称,今年的VIP黄牛票已经炒至5000元。

livehouse盈利艰难,主理人靠情怀支撑

尽管有成功的融资案例,livehouse也逐渐大众化,但这仍不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不少livehouse主理人甚至是靠情怀在支撑。

写词很见功底!
2019年10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