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词大全_陶笛曲谱_钢琴曲谱简谱大全_原味音乐网

原味音乐网

原味音乐网,音乐爱好者的天堂!网罗了各类民族歌曲歌词、流行歌曲歌词、古典歌曲歌词、电影电视剧主题曲插曲、六孔陶笛曲谱、二胡曲谱、葫芦丝曲谱、钢琴曲谱简谱等,致力于成为歌词大全及曲谱简谱大全网站。

菜单导航

乡村天空曾经飘荡着的那些俚曲歌音

作者: 原味音乐网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14日 08:36:42

  □ 张人褚

  近日,忘年之交张国衡先生将他编著的《春歌行·彭泽民间歌谣集成》(以下简称《春歌行》)专程送来,说是让我给看看。

  这本书装帧精美、版式考究,令人称道。接过这位古稀老人四十余年的心血结晶,油然而生钦佩崇敬之情;展卷赏读之下,有了一种不吐不快的冲动。

  一

  《春歌行》,是张国衡先生通过第一手田野调查,收集整理记录用彭泽方言传唱彭泽民歌的一本书。他按自己的理解,把书中歌谣分为山歌、小调、灯调、风俗歌、吟诵、曲艺、戏曲、乡俗遗韵八章,每章都有题解。这些题解,很有些郭茂倩《乐府诗集》的味道。对歌词中一些较难懂的方言、俚语、典故和传说,也在充分进行语音学、民俗学考证的基础上,用精炼简洁的语言,尽可能地作了较为准确的注音和注释。这些题解、注音和注释,是张国衡先生对彭泽地方文化的一种发掘、整理和阐释,这种研究和探索能更好地帮助读者理解流传于彭泽各方言区的各类歌谣、民俗。难能可贵的是,每首歌曲,都在歌题上附注了演唱者所用方言口音,歌题下面,也将收集地、收集时间、收集(整理)与记谱人都作了简明扼要的记载,并附有原唱人、传唱人的简介。曲词后,缀编上原唱人、传唱人音视频二维码,让读者能读词看谱,还能听到原(传)唱,有的还能看到演唱者及当时演唱现场。一些曲子因为在不同方言区都有流传,因此还安排了同名异唱,在对比中充分展现不同方言的魅力。

  除歌手、编校和相关工作人员照片外,文中另有图片60余幅。这些照片,一为是书增色,二为人物、风貌、民俗存照,因为,很多几十年前的风物,现如今已然移易,或者凋零,可谓绝版,殊为珍贵。

  从1980年到2020年,整整40年,张国衡先生乡间采集境内上乡、下乡,及皖、豫等地移民共10多种方言口音原唱、传唱歌谣700多首,精挑细选后,全书收录289首。制作原唱、传唱音频、视频编码284条,并且所有音、视频文件均备份录入随书附带U盘内。

  值得一提的是,《春歌行》刊录的289首歌谣里有35首珍贵的方言吟诵古诗文的录音。古诗文吟诵,“负载着东方民族因经长期历史积淀而形成的各种形态的感情诉求、审美取向与生活旨趣”“是‘为吾夏所独有’的一个重要传统”[李昌集古诗文吟诵的历史传统与规则要领,江苏师范大学学报2017(1)]。我小学时的语文老师陶优林先生是陶博吾先生的侄孙,每天早读课时,陶老师坐在讲台前那摇头晃脑、抑扬顿挫、自得其乐吟诵的形象,至今忆起时仍清晰如昨。由于历史的流变,现在我们已很难一窥古人吟诵的本真声态了。然而,“礼失求诸野”,在那广大的乡村,在那古风相沿的角落里,还是有些年逾古稀之人,在口耳相传中习得了吟诵的技能,将“古人因声求气、声情相生、新诗改罢自长吟的那样一种创作与欣赏的灵智活动呈现出来”(李昌集语)。张国衡先生将这一国粹从乡野堆满落叶的泥土中爬梳出来,功莫大焉。

  二

  这些民间歌谣,有的如一泓山间的小溪,有的如一股奔突的急流,都带着泥土的原始和野性,是只适合在天地之间歌唱的,不宜在房间里轻吟。笔者曾在师范读书时学过一点音乐,奈何实在没有音乐天分,对《春歌行》的音乐旋律没有什么认知,只是有那么一点感觉,不知怎么去评价,但其中的歌词,却是引起我的重视和关注。可以说,这些歌词文学性很强,尚存国风之遗韵,有着非常鲜明的艺术特点。

  一是语言直白泼辣,率真天然而幽默。如“南风悠悠转北风,老娘养女绣楼中,三层楼上又加锁,锁上又加紫键弓,红漆踏板石灰印,四角八个铜红铃。睏到半夜铜铃响,娘问女儿是何人?不是人来不是神,蚊虫咬着我翻身。再过三年不嫁我,你办着摇篮抱外孙。”(《南风悠悠转北风》),“南风悠悠转北风”,比兴起句,就很有《诗经》的风范。而“老娘养女绣楼中”,则直白如话,“老娘”两字,把一个跋扈的乡野人物形象递解到读者眼前;从第三句到第六句,描写“老娘”管制女儿的措施,一方面揭示了旧社会对女性人身自由的禁锢和对女性追求个人幸福的迫害,一方面也从侧面展示彭泽地方民俗风貌。第七、第八句是“老娘”的警觉和发问,后面四句是女儿的答问。“不是人来不是神”,是对压迫的不满,和内心的愤忿之鸣;“再过三年不嫁我,你办着摇篮抱外孙”,这个直白泼辣的通牒式的回话,是女儿反抗的誓言,再好再难的封锁措施,也只能是锁住青春女儿的身,锁不住青春女儿的心,青春女儿不仅要做自己心的主宰,更要做自己身体的主宰!读到此,那种农村女儿泼辣辣地抗争形象,跃出纸面,不由会心一笑,给人很大的满足感。

  二是对话、拟人、比喻、对比、夸张、描写等多种修辞和艺术手法运用,生动形象,给人一种视觉上的美感,具有丰富的表现力。“太阳下山凹里黄,画眉关山姐关郎。画眉关山满山叫,姐关小郎进绣房。进绣房,红罗帐子白洋洋。”(《画眉关山姐关郎》),首句是景物环境描写,太阳下山,西边金黄的晚霞挂满天空一角,画眉叫,红霞退,夜幕降,“画眉关山”,就像是画眉将山给关进了夜幕里,这样一个富有动态美感的情境,犹如一段优美的影像。一个“关”字,韵味深长,耐人咀嚼。“画眉关山”是“满山叫”,就像是催赶山中的生灵赶紧归山,“日落了,快回家”;那相对的,姐是怎么关郎进绣房的呢?总不会也“到处叫”的吧?那是唯恐人知哦,那得“静悄悄地来”,这是一个隐含的对比,但其中诗意盎然,让人回味。全篇犹如一幅画,也如一幕情景剧,将情节生动地展现在读者们眼前。

  三是结构大体整齐,句尾大多押韵。书中的每首歌谣,是歌词,也是诗,是活泼泼的生动的民间口头创作。每句大多都是散文句式,平白如话,不作雕琢;字数大体整齐,以五字句、七字句为主,也有八字句、十字句,间或出现三七、五九、七九等相杂的长短句,呈现出一种节奏的美;大多押韵,或句内押韵,有种内在节律的音韵美。如《灯调·十杯酒》《灯调·瓜子仁》《灯调·辰时调》等。其实,我们也可以从某种角度上这样认为,面对如此充满生命张力的民间歌谣,我们也可以说,民间歌谣将我们带到了《诗经》的时代。

  四是这些春歌,展示了彭泽的乡村田园生活,表达了劳动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对自由理想的追求,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如《吃了饭来下长河》《收衣裳》《高山头上乱剌窝》,以及当地广为流传的长篇叙事诗《陆英姐》(原文770多句,5000多字,经整理后500多句),还有算命先生盲人汪的纳的自传体长篇叙事诗《忧愁歌》(1900多句,计13400多字),它们有的倾诉了对爱情的热烈追求和一生不变的守候,有的控诉着被剥削被压迫的痛苦和绝望,有的反映了对幸福生活的憧憬和无奈,特别一些呼牛调、哭嫁、摇篮曲、算命、叫吓、哗彩等,有着鲜明的彭泽地方民俗特色,是属于彭泽这方水土上的生活的旋律。

  三

  彭泽民歌的形成和丰富多彩,自有其丰沃的土壤。我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

  一是悠长的历史。考彭泽之名,见之于《禹贡》,著之于《山海经》,自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建县,迄至今已是2220多年了。悠长的历史,沧海桑田,各朝各代的利弊得失、治乱兴衰、人事兴替,为人民群众丰富的劳动创造、精神创造提供了可能,丰厚的文化底蕴,又为民歌的生长提供了沃土。

  二是区划的辗转隶属。据《彭泽县志》,历史上,夏商周秦各代将彭蠡泽周边地区,皆称为彭蠡泽,彭蠡泽即今之鄱阳湖。隶属上,周代以前,彭蠡以东属扬州,以西属荆州,今之彭泽县境,属古扬州辖地;春秋时,属吴,战国时属楚;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将全国裂分三十六郡,彭泽属九江郡(郡治设今皖寿春县)。建县以后,或隶豫章,或隶武昌,或隶寻阳(江州、九江)。区划上的辗转隶属,政事上的令传调配,人事往来,客观上为人事、物事、风俗、语言、文化的交融创造了条件,也为民歌的交流融汇提供了可能。像《山歌好唱口难开》中的“插花娘”是彭泽太平关乡一带的歌谣,但浙江松阳县毛弄村一带也有流传;李三娘磨房产子,至今也有庐剧、豫剧、淮剧、扬剧、黄梅戏在演绎;现如今,彭泽与湖口也常因共同尊崇的一些非物质文化的归属而纠结。

  三是历史上的多次移民。对中国百姓来说,历史上农耕文明的恋乡和归根情结的一个显著表现就是,安土重迁,身土不二。不到不得已,中国的老百姓不会移民。有别于改革开放以后工业文明的就业移民、经济移民,公元2000年以前的彭泽,接受的大多是传统意义上农耕文明为生存计的移民。作为传统意义上的移民大县,单是上个世纪,就有两次大的移民潮,一次是1927——1932年间,一次是1958年前后。粗略估计,全县移民及移民后裔约占全县人口总数的65%以上,以皖、赣为主,兼及苏、浙、鄂,甚至远至于豫。大致而言,以方湖为界,方湖东边大体为下乡,龙城、黄岭、黄花、杨梓、浩山为之属,说下乡方言;方湖以西为上乡,天红、太平、定山、湖西(现为芙蓉墩镇下辖)、红光一部为之属,说上乡方言。县境东北,为长江之滨,多为平原圩区,因为水患,十年倒有九年淹,被原住民视为废弃地、水淹地,还有杨梓、东升等部分丘陵、山区等地域的水淹易灾地,都是移民们集居的主要生活生产区域, 以皖、苏、赣、豫等地方言为主。移民多,生活中五音杂陈是常态,各种风俗习惯及输出地文化也随之在彭泽这方土地上流淌。吴楚及中原文化、方言与彭泽当地的文化及方言的相互侵染杂糅,也相当程度地映射在民歌的形式、内容和旋律上,补充和丰富了彭泽民歌的内涵和外延。如庐江口音的《小调·虞美人》,枞阳口音的《小调·正月小女想亲娘》,河南口音的《风俗歌·采茶调》等,都是移植、流播于彭泽这方土地上的彭泽民歌。

  乡土民歌,与现代农村生活已是渐行渐远,即使是余音遗韵,对大多数中青年人来说,也几乎是缈不可闻,只在那乡野草莽,余音遗韵中的一鳞半爪还残存于古稀老人的记忆深处。《春歌行》的结集出版,唤醒了这些深层次记忆,并通过现代记录方式,将这些散见于民间的具有民俗学和地方文艺特性的一些原材料捧了出来,本真而天然,浑如璞玉,是彭泽县基础性文化工作的一个开创性成果。希望《春歌行》的出版,能给当地带来更多的开创性的基础性文化成果,推动当地基础性文化工作更加繁荣。

  当然,这本书也还存在一些瑕疵,比如一些传唱人自身方言还不够本真纯正,有待于团体的力量,对那些原汁原味的方言做抢救性留存工作。一些注释,限于专业性知识的不足,相关民俗学的考证一定程度上还不够准确达义。另外,在以字释音上,仍有较大改进的空间。因为都是方言,那些原唱人又大多不识字,张国衡先生也只是精通桐城方言,其他方言他只是能听能说,并不精通,所以有时也会有很难找到一个音义相称的字精确地去释读每一个方言音。如nindang(也有念tindang),在彭泽上乡和下乡方言中都有,意思是表示这家媳妇很贤惠,方音对应的词,有的用“停当”,但”停当”这个词在字面上不能很好地与贤惠这个意义联系上来,如果用“灵当”,就能很好地与贤惠的意义联系上了,音义更能契合。书中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但瑕不掩瑜,这本书仍然值得肯定。

  我们期待这本散发着彭泽地方文化之光的《春歌行》,像有脚阳春一样,带着民间歌谣的活力,走向更多人的心田,走向更辽远的地方。